行业新闻

增值服务>行业新闻

火线解读!欧佩克+“杀手减”,撬动国际原油定价权?

时间 :2023-04-03 来源: Views:242

  两周前刚宣布维持之前的原油减产协议不变,“欧佩克+”(OPEC+)2日突又使出“杀手减”——宣布再自愿减产总计165万桶/天,这是要搞事?

在业内看来,此举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不容小觑。它表明产油国已不再容忍国际油价过度波动,有责任也有手段调整期货市场已削弱了的价格发现功能。而过去油价长期被华尔街过度操纵的局面,也正在被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产油国通过稳定市场的承诺及手段悄然改变。

多个产油国集体减产

据央视新闻报道,多个产油国4月2日宣布,从5月起至2023年年底自愿削减产量。其中,沙特阿拉伯在合作宣言中宣布与其他一些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参与国协调自愿减产50万桶/日。随后,俄罗斯也宣布将自愿减产50万桶/日的原油产量,直到2023年底。

此外,伊拉克、阿联酋、科威特、哈萨克斯坦、阿尔及利亚、阿曼等国家相继宣布减产计划,总计减产量高达165万桶/天。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自愿减产是在2022年10月5日举行的第33届欧佩克和非欧佩克部长级会议上达成的减产协议基础上进行的。而就在两周前的3月16日,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与俄罗斯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刚刚重申,将维持两国对“欧佩克+”框架内达成的原油减产协议不变,即在2023年年底前继续履行每天减产200万桶的承诺。

对此,沙特通讯社引用沙特能源部官员的话称,“这是一项预防措施,旨在支持石油市场的稳定”。

“这并不突然。”石油问题专家、卓创资讯(60.220, 3.27, 5.74%)副总裁钟健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早在3月中旬,沙特就以其它理由发出了必要时会采用减产手段的告诫。考察沙特多次宣称减产时的价格反应可见,油价多是在趋向跌至70美元(WTI)附近时,引起沙特的减产警告或减产政策;再参考有关主流机构的测算,沙特等主要欧佩克产油国的财政盈亏平衡价位大约在国际油价(WTI)67-70美元/桶附近。

近日,美国银行危机造成油价一度跌至64美元/桶。之后虽一度反弹至70美元/桶,但过了半个月时间,油价仍徘徊在主要产油国的财政盈亏价位附近,这不免引起产油国的担忧。“因此,用新的减产政策来改变价格的过低动荡也可以理解。”钟健说。

国际油价应声而涨

在钟健看来,此举并不会明显改变全球的原油供求关系。在此次参与再减产的众多产油国中,仅有沙特等4个产油国较好完成了上次协议,可继续履行新的减产协议,但其减产量也就是近100万桶。不考虑需求侧今后的变化,这100万桶的减产,充其量对全球产销盈缺差额的影响也仅在1%左右。

而由于国内经济状况及财政能力的原因,其它产油国仍未完成去年10月份分配的减产协议,对这些国家而言,它们已没有能力再继续执行新的减产协议。

不过,由于油价预期的作用,此次减产仍会在市场舆论上导向油价走向。

受上述消息影响,国际油价3日早盘大幅上涨。至截稿时,布伦特原油报84.33美元/桶,涨5.56%,WTI原油报79.93美元/桶,涨5.63%。

或改变国际油价被华尔街操纵局面

“更重要的是,这提示国际石油市场上的期货交易者们,欧佩克等产油国不会坐视油价过度波动不管,而70美元/桶就是一个敏感价格点。”钟健认为,此次沙特等国减产,再次表明一个态度:他们不容忍国际油价被过度炒作。而中小银行危机的背后有着美联储激进加息的背景,因此沙特等国再次减产客观上又是一次以“货”(产量)的调整对冲 “币”(美元)的影响的搏弈。

从这个意义看,他认为,今后一旦油价有过度波动,欧佩克产油国就会以产量调整政策来改变市场预期,并告诫石油期货市场中的投机者们收敛投机行为。

“因此,这次减产对国际石油市场的影响不容轻视。它表明产油国已不再容忍国际油价过度波动,有责任也有手段调整期货市场已削弱了的价格发现功能。而过去油价长期被华尔街过度操纵的局面,也正在被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产油国通过稳定市场的承诺及手段悄然改变。”钟健说。

今年3月初,欧佩克秘书长曾表示,欧佩克当前正致力于保持原油价格稳定,避免市场过度波动。此前的2020年,正是欧佩克减产行动把全球石油产业从崩溃边缘拯救回来。如今,“欧佩克+”机制对原油市场稳定仍至关重要。

预计国际油价仍维持高位

作为国内最大的三家石油公司,中国石油(6.000, 0.08, 1.35%)、中国石化(5.560, -0.06, -1.07%)、中国海油(17.640, 0.60, 3.52%)的业绩与国际油价高度相关,对国际油价走势也高度关注。

中国石化此前在年报中表示,展望2023年,综合考虑全球供需变化、地缘政治、库存水平等影响,预计国际油价在中高位震荡。

“俄乌危机对全球能源行业是巨大风险,我们能做的是在高油价下做好自己工作,加大勘探开发力度,为后续增储上产做好准备。”中国海油首席财务官谢尉志3月29日在公司业绩会上表示,作为油公司没办法去预测和左右油价走势,能做的是管控自己成本,准备好应对油价的大幅波动。

身为中国海油独董的能源专家林伯强认为,因俄乌危机打乱的油气供应链,要修复比较困难。当前,石油需求侧的刚性还比较足,与2019年差不多,但油价却比2019年高很多,可见在高油价背景下,需求并没有下来很多。

“对国际油价来说未来有两个不确定因素:一是俄乌危机得到圆满解决,供应链可以修复。另一个是全球经济大幅萎缩,这也会导致油价大幅下降。但这两者目前看概率都不大,因此未来一段时间油价可能仍会维持高位。”林伯强说。

申万化工一位研究员表示,根据统计,截至今年2月,欧佩克10国和非欧佩克国家总产量分别为2482、1538万桶/天,分别低于去年11-12月的约定配额58、107万桶/天。其中,安哥拉、尼日利亚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因遭遇生产问题,实现超额减产。考虑到此次自愿减产是建立在2022年10月5日减产协议基础上,部分国家已在1-2月期间实现逐步减产,5月开始“欧佩克+”产量与2月实际产量相比进一步的下降空间约为65万桶/天。

“短期来看,受‘欧佩克+’宣布自愿减产至年末、美国战略储备低位且推迟回补影响,供应端整体偏紧,加上今年中国政策放开带动需求复苏,预计二季度油价将在80-100美元/桶区间波动。”上述研究员说。